您的位置:首頁 > 文學作品 >
十字街口
www.fpmsfs.tw 】 【 2021-01-19 10:42:07 】 【 來源:中國警察網

  程慶龍又跟家里鬧掰了。

  

  父親說要斷絕父子關系,他愣了愣,默默掛斷電話?;叵肫饋?,他跟家里一直鬧著別扭。這話說起來可就長了。

  

  程慶龍還在當義務兵的時候,父親就讓他趕緊退役回老家。他說才干了兩年公安消防,兵還沒當夠,得再來上三年士官。那會兒,消防還是現役部隊,歸公安管。父親罵了個臟字,說再等三年,黃花菜都涼了。父親早就打好了譜,讓他在部隊鍛煉兩年,再接手家里的小企業??上н@如意算盤打錯了,程慶龍說什么也不肯讓步。知子莫若父,老人只好遂了他的心愿。

  

  眼巴巴地等了三年。2016年底,程慶龍還想繼續干下去,父親急眼了,當天深夜趕到了部隊駐地,找領導訴苦,說家里邊困難,就等著兒子回去幫襯一把。

  

  程慶龍怎么也沒想到,父親會在部隊領導面前撒謊,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淚了,活脫脫的戲精附身。最終的結果是,他戀戀不舍地離開了部隊。

  

  父子兩人隨即爆發了一場“冷戰”,好不容易熬過了春節,程慶龍拿出退伍安置費跟戰友一起跑到鄉下,合伙養起了鴨子。他是想用這種方式向父親抗議。

  

  那段時間,程慶龍時常做夢,無論夢境多么稀奇古怪,夢中的他總是身穿制服在寬廣的街道上齊步走。用戰友的話講,他睡覺的時候,都把身子緊繃成了立正姿勢。

  

  生活波瀾不驚,轉眼就是一年。

  

  2018年春上,某天午后,迎著刺眼的陽光,他給鴨子喂食,看著眼前的那些小家伙,程慶龍做了個決定,他決定離開家鄉,去繁華的城市尋個穿制服的工作,最好還能在公安隊伍里。

  

  是年5月20日,他去了離老家很近的南京,報考了市公安局交管局的輔警,成為機動大隊鐵騎中隊的一員。

  

  鐵騎中隊被譽為“金陵鐵騎”,負責治理內環路擁堵“頑疾”,首要的一條就是得練好摩托車駕駛技術。不知怎么了,程慶龍愣是搞不定,他感覺自己笨得像之前養過的鴨子。得虧隊長和同事們幫忙,教他技巧,陪他“加餐”,他才在考核時取得了優異的成績。

  

  正式工作沒多久,姐姐打來電話,說父親生病,讓他火速趕回,還發來一張照片——父親躺在床上,臉色蒼白,病懨懨的樣子,讓人心疼。程慶龍請了假,火急火燎地趕回去,一進家門就傻眼了,父母正跟姐姐在打麻將,說回來的正好,三缺一。

  

  程慶龍氣得肺都炸了,母親和姐姐輪番上陣,好話孬話說了一籮筐,他就是油鹽不進。轉念一想,他必須承認,家人說的不無道理,在外千好萬好也不及一家人團圓好。但他在家里待了兩天三宿,還是決定回南京。

  

  可憐天下父母心,沒幾天,父母便認慫了,還專門讓姐姐從老家寄來土特產,讓程慶龍分給同事們。二老的想法是,得讓兒子搞好人際關系,真碰到了困難也能有人照應著。

  

  老人的擔心是多余的,鐵騎中隊是個團結的集體,毫不客氣地說,已經成為了南京交警的名片。那些成績不用說也跑不了,反正是得到了老百姓的認可和夸贊。

  

  時間如流水一般,一如既往地向前。算下來,程慶龍已經在南京兩個年頭了。換句話說,直到這次父親再次鬧情緒,他才意識到,跟這支隊伍乃至街上的市民有了感情。有時,看著陌生的人們,他會展開聯想,想象對方或是趕赴家庭聚會,或是剛談成了一單生意??傊?,一切都是美好的。

  

  又是一天下班高峰期,程慶龍他們接到求助電話,說:“破了,啟動緊急預案,護送對方去市婦幼醫院?!背虘c龍沒聽清,心想破了就補胎,去什么醫院啊。

  

  等知道人家是羊水破了的時候,他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根據以往處置突發事件的經驗,如果送診不及時,會導致胎兒缺氧窒息……這可是人命關天的事,在隊長的調度下,程慶龍和其他五位同事一起,找到求助的那輛車,有兩人到前方開辟綠色通道,其他四人滾動式護衛。

  

  落到紙面上是干巴巴的文字,實際發生的事情可是真兇險。還好有驚無險。

  

  等程慶龍護衛完畢騎車回到固定崗位上,大老遠的,就看到父母站在街口四處張望。他以為自己眼睛出了毛病,等確認真是兩位老人時,他心想敢情又要故伎重演,跟領導演苦情戲?

  

  讓程慶龍意外的是,父母聽說他剛救了孕婦,說那可是一人兩命,感動得稀里嘩啦,當即交了實底兒,說只要他過得順心,怎么著都好。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母親說傻小子,走到哪兒你也是我們的兒子,你爸想明白了,準備把家里的企業轉出去,到南京開個小店,反正南京離老家也沒多遠。

  

  話都說開了,父子關系也就緩和了。爺兒倆時不時地通過微信互動,扯的都是些不咸不淡的話題。

  

  在一家四口的微信群里,父親常常發紅包,程慶龍每次都第一個搶到。時間長了,他覺得有些蹊蹺,因為在上班期間不能用手機,可下班后紅包依舊在那里等著他。

  

  后來,姐姐偷偷對他說,父親故意那么干,就怕你缺錢花,苦了自己。程慶龍反駁說,我又不是“媽寶男”“啃老族”。但他心里卻是熱乎的,很想對父親說聲“謝謝”。

  

  7月下旬的一天,往??釤犭y耐的天氣有些涼爽,程慶龍的心情不錯。父親在微信上轉來一個鏈接,他一看是國務院關于同意設立“中國人民警察節”的新聞,隨手回復:我馬上要去執勤,幾個意思?

  

  父親答:警察節啊。你們的節日,你不關注嗎?

  

  程慶龍反問:在你眼里,我不就是個小輔警嗎?

  

  父親發了個尷尬的小表情,說輔警也是警,全國有好幾百萬呢,我還看過一條新聞,年初公安部就給你們輔警出臺了政策。

  

  程慶龍沒再回復,他得執勤去了。路上,他腰桿筆直,走路帶風。他心里甭提多興奮了,畢竟父親真正理解了自己。站在十字街口,他的一舉一動都特別帶勁兒。


編輯:宋萍

主辦:中國共產黨資陽市委員會政法委員會 辦公室電話:028-26111196

蜀ICP備18020242號 中國共產黨資陽市委員會政法委員會 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違者必究

地址:四川省資陽市雁江區雁江區廣場路3號 郵編:641300 |

蜀ICP備18020242號-1 資陽長安網版權所有 未經書面授權 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違者必究

吉林时时彩网 北单推荐 ag视讯客户端下载 11选5走势图 极速11选5开奖记录 陕西快乐十分红号走势图 幸运农场开奖直播官网 山东11选5证 北京pk10一天开几期 摩登五分赛车是什么彩票 pk10定位冠军技巧教学 上海时时彩app下载 网上北京赛车pk10犯法么 福利彩票重庆幸运农场 网赚有哪些平台 秒速飞艇怎么赢钱 河内五分彩稳定计划